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
返回

我辛苦 我坚持 我胜利——访机电系2003年毕业生赵维博

日期:2014-03-20

我辛苦 我坚持 我胜利

——访机电系2003年毕业生赵维博

纪检 张楠

作为学院机电系汽车运用与维修专业的第一批毕业生,他毕业时带着优异的成绩和一摞厚厚的证书,顺利地走上了工作岗位,四年之后的今天,我们走近的是河北盛华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技术总 ——赵维博。

2003年初入职场时他是上百名修车工的一员,2005年他被提升为公司的技术总监,他告诉我们他相信坚持就是胜利。初识赵维博,朴素的工作服、朴素的话语,并没给我们带来太多惊奇,而就是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小伙子,用辛勤的汗水、过硬的技术、清晰的思路,为自己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03年毕业找工作时,赵维博没费什么周折,一份简历投到省汽贸公司,经过面试,他便开始了自己的职场人生。作为公司最基层的修车工,从上班的第一天,赵维博就告诉自己要踏踏实实干活儿、认认真真学技术。从开始在旁边看着师傅干活儿,到递递扳子、打打下手儿,从学着做最简单的保养、拆装轮胎,到换机油、找故障,赵维博都毫不懈怠。别人是等活儿干,他是主动找活儿干,自己的活儿干完了,又跑到别的车前跟着别的师傅学。我不一定比别人学得快,但我一定比别人学得多。干这一行没有捷径,要想多学技术,就得付辛苦、多干活儿。”“我最辛苦的时候每天早上6点起床,一直干到晚上10点,甚至到夜里2点,连续一两个月都是这样,没有任何休息时间,除了吃饭,就是修车、学技术。”“整个人都是黑的,手上是油,身上也是油。说起那段日子,赵维博说,除了累,还是累。虽说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可赵维博明白,现在的社会,只知道吃苦干活儿,是远远不够的,在他心里,早就悄悄地为自己规划着未来呢。从上学时起,赵维博就告诉自己,作为汽车运用与维修专业的第一批毕业生,自己的出路绝不是一个只会机械拆装、换件的熟练工,他要学的是技术、是思维、是能力!他也深深地知道,要想达到这个目标,就得学习、再学习!课堂上,赵维博专心致志地学别人认为枯燥乏味的理论知识;节假日里,他去修车厂免费当维修工,他用自己的方式,在理论与实践中摸索,渐渐地积蓄能量。对于那些认为会修车就行,学理论没用的学生,赵维博这样说学汽修的人不懂理论,只会干活儿,只知道怎么干,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干。要想知道为什么,就必须懂理论。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,就要从理论的角度来思考、分析,用理论指导实践。修车本身就是一个理论与实践相互验证的过程。就这样,走上工作岗位的赵维博吃苦耐劳、思路清晰、有着自己的见解,辛苦中多着几分从容。他说他有一笔可贵的财富” — 一摞笔记本,有上学时的课堂笔记,有工作后每天的工作日记。我每天修车遇到的难题,师傅是怎样教的,最后是怎么解决的,我都一一记录下来。时间一长,这些笔记就成了我最大的财富。我们打开其中一本儿,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他每天的收获、不同车型的各种数据、修车的记录、线路图……看着这一本本笔记,我们不难想象赵维博每天挥汗如雨、孜孜以求的工作场景,他的技术水平,也就在这每日的实践、思考、积累中不断成熟,日益提高。

2005年公司考核中,出色的表现、过硬的技术,让25岁的赵维博在百余人中脱颖而出,晋升为技术总监。谈到他的感受,坚持就是胜利,他还是这么说。
   
职位升了,工作环境好了,可赵维博并没因此放松。面对更高的期待与挑战,他又加快了自己的步伐:每天,他都要亲自到车间作技术指导,遇到疑难杂症,他会俯下身来亲自上阵,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,他会虚心向年长的师傅请教,还会大量翻阅资料,通过互联网进行技术交流;闲暇时间,不离手的是各种汽车杂志和汽车英语词典,熟知当今汽车市场的形势、掌握汽车英语,是赵维博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到的事情;为进一步提高技术,真正达到听现象、判断故障的水平,他不忘给自己充电”—参加上海通用汽车公司的系统培训。滴水成海,赵维博用自己辛勤的汗水和不懈地努力,在汽修领域开辟了自己的一方天地,得到了同行的认可。
   
采访中,赵维博一再提到坚持就是胜利,我们不难理解这坚持背后的含义:辛苦流汗的时候,是坚持,让他把每个活做好做完;苦思冥想的时候,是坚持,让他攻克难关;跟师傅学习时,是坚持,让他学到了技术与经验;处理各种问题、故障,还是坚持,让他赢得由衷的称赞。对于胜利,他说胜利就是上了一个台阶,前面还有许多台阶等着他,他还要坚持,还要胜利。
   
此次采访,赵维博朴实的言谈,让笔者受益匪浅,现撷取部分,与大家共勉:
   
相同的问题,有不同的解决方法,要想把技术学好,就得学效率高、效果好的那种方法。
   
老师教的,并不单单是技术本身,还是一种经验,一种思考问题的方式,这需要你自己琢磨。
   
汽车英语,对于现在的汽修人员,太重要了。
   
刚毕业的学生,不应该在乎挣钱多少,应该在乎哪里能学到技术,月工资1000元的洗车工和月工资300元的修理工,我选择后者。年轻时吃点苦,把技术学到手,以后的价值,就不是300元了。
   
机械的拆装,每个人都会,只是一个熟练问题,我认为技术最重要,不光动手,更要动脑。

没有任何一个师傅喜欢懒徒弟。跟师傅学技术,勤快,会让你更早地学到真本事。